销售最火爆的苗木品种大全

绿化苗木资讯

联系方式

沭阳县亮亮园林绿化苗木场
地址:江苏沭阳扎下花木大世界
手机:13485078617
电话:13295282828
传真:线路正在维护中。。。
邮编:223600
邮箱:93652558@qq.com

当前位置: 绿化苗木 > 绿化苗木资讯 > 行业资讯
行业资讯

正视“煤改” 听听他们怎么说

由于“禁煤令”的推行,“煤改”成为2017年冬季花卉行业最热门的话题之一。如今又进入加温季,从业者一方面在加温设施的选择上交流经验;另一方面,大家的关注点也从加温投入的单一视角转向“煤改”对行业发展的影响。当我们谈论“煤改”时,我们关注的不仅是成本上升,还有产业结构、产销思路、行业发展前景的变化。
成本上涨不是问题,利润下滑才是重点

“煤改”带来的直观影响是生产者的投入成本和运营成本升高了。
按照现在的整改方式,每平方米的设施投入增加几十元到一百多元不等,运行费用较燃煤基本持平或翻一倍。
“我们的温室有2300多平方米,‘煤改气’改造费用接近200万元。原本燃煤每年加温成本为65万元到70万元,去年用燃气加温成本为85万元。不过用燃气更方便,人工也减少了,用着感觉还好。”西安鲜花港花卉有限公司总经理谢静娴介绍说。
由于临近气源地,西安的燃气价格为每立方米2.35元,今年气价小幅下滑至2.3元,所以西部使用燃气加温的直接成本上升压力不算大。不过对于供不上气或燃气价格较高的地区,生产者就比较被动。
同样是在西北地区,刘刚宏就没那么“幸运”了。他在银川的基地能正常加温,但在杨凌的基地由于远离天然气管道,地势太高也不便用水源热泵加温,只能靠燃油加温。“正常蝴蝶兰养苗的温室温度要在二十四五℃,但我用燃油只保证温室20℃到21℃,一晚上就要烧掉1万元到1.2万元。”刘刚宏说。按照150天的加温季算,保守估计加温费用要150万元,这还是初冬的数据测算,最冷的时候估计加温费还要更高。
而华北、山东等远离气源地,原本燃气供应不足,每立方米气价在3.85元左右,“煤改气”后成本增加较多。
东方花卉今年报批加装了环保设备,初装费为两三百万元,可燃烧低硫煤,但脱硫、除尘设备的运行费用也是一笔大开支。公司总经理郭长文介绍说,现在使用燃煤环保锅炉,加温费用比燃气加温低,但政策风险较大,担心投入后用不长久,因此生产中还是要保守观望。
“其实成本上升不可怕,可怕的是利润空间在压缩。”山东奥斯特花卉公司负责人刘志强说。“煤改”影响的不仅是花卉行业,其他行业也受影响,比如纸箱生产,成本也在增加,但纸箱价格在随之上涨,红掌纸箱原本八九元一个,现在每个18元。而花卉价格非但没有随着成本提升而上涨,反倒有下降的趋势,利润缩减,这才是从业者“难受”的原因。

新型苗木繁殖
“煤改”提升了从业“门槛”

“禁煤令”并不是“一阵风”,会随着气源、管线、电网等设施设备的逐渐完善,执行随之越来越严格。根据国外的发展经验,再加上国内近年对环境、生态的保护力度越来越大,转向环保型加温方式是必然趋势。
对于单个从业者来说,“煤改”在短期内是发展阻力,但对于花卉行业整体来说,“煤改”是外在给花卉行业设立了一道“门槛”。
“国内的花卉行业发展并不健康,市场扩张似乎是伴随着价格下滑而来,从业者看重的是成本的无限降低。”刘志强说。
国内花卉从业主体发展水平参差不齐,小农户数量多、分布广,企业在发展中的主导作用不明显,反而容易因为市场低价竞争而使自身陷入危机。家庭作坊式小生产者,大多首先看重的是成本降低而非品质提升,所以在基质、加温、包装等方面的投入比较“吝啬”,自身的人工也不计入成本,于是生产和销售都陷入低价竞争的泥潭,能用黄土就不用基质土,能烧煤就不愿改换燃气。而“煤改”用外力直接提升了成本投入门槛,没有规模效益和做不到优质优价的生产者会逐渐被剔除。从这个角度看,“煤改”加速了行业洗牌,并提升了从业的基准线,在促进规模化、提升产品品质方面推动产业进步。
“煤改”影响花卉的生产布局,也会间接推进花卉物流体系建设。比如云南原本对外的物流闭塞,但近年小盆花产量快速增加,如今在云贵川及广东方向的物流已经非常通畅。随着云南花卉生产的持续扩张,对外输出产能的触角也将延伸得越来越远。比如,现在“云南-西昌-成都-西安”已经形花卉物流专线,每天都有物流车辆往来。如果北方的花卉生产持续萎缩,那么华南、西南的产品会伴随着物流的发展逐渐向北方市场渗透,从而推动全国专业花卉物流体系的形成。
变的不仅是“煤”,还有品种、区位、物流、销售

对北方花卉从业者来说,“煤改”带来的转型压力比较明显,而企业只有保证合理利润才能长久生存和发展,因此不少从业者从压缩生产成本、建立新的产销模型等方面进行探索。
“我从事花卉行业十年,从来没想过冬天不种花,现在要考虑了。”即便是感觉用起来“还好”的谢静娴,如今也要在“煤改”的压力下进行调整。她优先考虑冬季在温室中种植冷凉型花卉,如果行情持续不景气,则考虑冬季停止种植,改为从广东、云南、四川等地采购产品进行销售,等季节合适时再种植。
君子兰、矾根、杜鹃、羽衣甘蓝、欧石楠等,本身耐低温,因此部分生产者希望通过转向冷凉品种,缓解成本上升的压力。不过,目前冷凉花卉单个品种市场体量不大、销售季节性较强,因此生产者还需对今后的销售做好规划。此外,种苗商对冷凉品种关注不足,可供选择的范围和供货量不大。
更多从业者偏向调整生产布局。刘志强认为,北方冬季进行反季节生产,本身就是“逆天而为”,因此气候相对适合的南方地区和拥有热源优势的地区,是未来花卉生产的主场。
刘刚宏把他在杨凌的基地整体搬迁到河南,那里有地热资源,可以养苗,而西北只保留催花的日光温室。西安华鼎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种苗基地在陕西搬迁过两次,现在准备搬到云南。总经理刘成认为,未来花卉在华南、西南地区还有扩张机会;在北方,如果山东能达到规模化生产,也会是重要产区;其他地区的花卉基地很可能会缩减和迁移。
成本压缩的空间有限,而基于现有的产销方式,提升苗木价格也极为困难,因此从业者提出应该形成新的产销模型。比如,随着各地花卉市场的关停和搬迁,商业区园艺店、大型花园中心这种直面零售的销售模式或将迎来发展契机。那么提高产品质量、提升包装设计水平,做到基地直供零售或许能提升花卉出圃价格。又或者,借助电商发展势头,建立花卉销售专业平台,在主要市场周围建立大型仓储,这样做到整体包装和发货,同样能够减少中间环节和物流成本,从而让利给生产者。生产者急需新的销售方式来打破低价囚笼。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1-05 14:38:15
澳门新金沙国际娱乐平台-首页